一窥平面设计师工作室 被纸本围绕的工作日常

2020-06-14 552浏览 23评论 69赞
一窥平面设计师工作室 被纸本围绕的工作日常

原研哉曾说,工作室是婉转向来者传达主人性格、感性、工作特徵及水準的不可思议的媒介。

身为杂誌编辑,经常有机会到受访者的工作空间进行访谈,不经意之间,发现许多充满个性的工作空间,感染了来自于创作原点的丰沛能量。从这期开始小日子新增加「工作室日常」单元,将带领读者「翻墙」进入各类型设计创意人的工作现场,挖掘出背后有趣的故事。

今年夏天在进行《一个人》特刊后製收尾时,我到平面设计师Peter张溥辉的工作室。通常编辑亲自跑到外包设计的工作室中修改稿件,代表着製作时程已经相当紧迫。

即使是在这样匆忙之下,还是被震撼了。工作室位在板桥的老公寓里,一打开白色大门,像是进入了异次元空间,冰凉的磨石子地板之上,工作室的主视觉是白墙上的三排书籍展示架,一本本杂誌、书刊、摄影集和唱片封套,以露出封面的方式陈列,一字排开,正面对决的气势着实惊人。

仔细端详这些被珍藏的书封,从80年代的《流行通信》,YMO的唱片封套,到荒木经惟的摄影集,如此优雅而有秩序地排列着,就像一个小型策展空间。随着视线的梭巡与停驻,焦躁的心绪安静了下来。在等稿子的空档,指尖触碰着美丽的书页,心中想着下次一定要再度专程拜访。

一窥平面设计师工作室 被纸本围绕的工作日常

张溥辉(右)

Peter Cheng,平面设计师,作品曾入围东京TDC年鉴,2015年获得金点新秀年度最佳设计奖视传类金奖。目前从事书籍装帧、摄影集、音乐专辑和艺文展演主视觉平面设计。平衡工作的每日调剂是看欧美搞笑影集。

李君慈(左)

朋友都叫她橘子,平面设计师。从事书籍封面装帧、内页排版、摄影集、杂誌排版、影片字体字幕、音乐专辑、艺文表演展览主视觉平面设计,放鬆心情喜欢吃东西、跑步和看卡通。

一窥平面设计师工作室 被纸本围绕的工作日常

儘管工作繁忙,君慈和Peter会为了排列书架上的刊物,花很长的时间讨论与搭配。

张溥辉的工作室距离捷运新埔站步行约五分钟,是与平面设计师李君慈的共同工作空间,通常在每天下午一点多,他会从公馆住家坐捷运移动到工作室,开始一天的工作。途中顺便帮君慈带一份午餐,其中十次有九次都是摩斯汉堡。

「说起来好笑,我们一天最难的决定就是午、晚餐要吃什幺。」原来对设计师来说,一天要做出选择的项目太多了,该用什幺样的纸张、字级、颜色,耗费了大部分的脑容量。相对于食衣住行等生活细节,就会出现选择困难症。

出乎意料的,工作室墙面上的白色书架,在搬进来就存在着,是上一任房客要求房东订製的。也是平面设计师的他是溥辉和君慈的共同朋友,一年多前朋友搬家,由君慈接手承租老公寓空间,作为住家兼工作室。而当时一面赶毕製,已开始接设计案的溥辉,正需要一个独立的工作空间,于是两位不到25岁平面设计师,就以各自分头接案,共享客厅空间的方式,彼此支持正在起步的事业。

「大部分的製版厂、印刷厂都在中和,工作室晚上去看打样很方便。」君慈说,两个人能够成为伙伴,主要是平常喜爱的设计类型和蒐集的书刊都很相像,很聊得来。「而且同一个工作室,不用花钱买同样的东西。」

平面设计师的工作时数很长,整天窝在电脑前的两人,共同兴趣就是上网拍找崇拜的设计师主理的中古杂誌,像君慈喜欢80年代日本平面大师横尾忠则主导的《流行通信》,溥辉偏爱90年代服部一成掌管时期。每当有新货入荷,即使工作忙碌,为了把架上的书搭配得好看,都还会相互讨论「乔」很久。

若说工作时有什幺必要的仪式, 溥辉与君慈一定会翻翻像是《IMA》摄影杂誌、《GINZA》、《球体》、《IDEA》,以及每期限量一千本的《WERK》杂誌作暖身。当君慈坐上电脑桌工作时,她的猫咪也会跳上桌子,有一个自己的座位,当猫咪心情不好时,会整个躺在无线键盘上,就要想办法先安抚才有办法工作。

下午,两人有时会到工作室附近的「阿两红茶」喝杯滋味浓郁的红茶,然后再继续工作。每天晚上12点溥辉会準时离开工作室,往捷运方向移动,搭乘12点15分的末班车回家。到家吃点东西,看一集好笑的欧美影集放鬆心情,才让自己真正有下班的感觉。

 关于设计 我们想说的是——想从事设计 是翻到一本舒服看不腻的杂誌

Q:回想一下喜欢平面设计的源头是?

张溥辉(简称张):最早源头是念高职时,在书店中无意间翻到《BRUTUS》日文杂誌,发现内页图片与文字的搭配非常舒服,就算看不懂日文还是会想一直看下去,只觉得为什幺这本杂誌就是看不腻,那算是对于平面设计初步的美好印象。大一逛书展,发现了《东京TDC年鉴》,非常的激动,看起来很艺术性但其实都是商业用途,在艺术和商业间找到很好的平衡,觉得平面设计可以做到这样很棒。

一窥平面设计师工作室 被纸本围绕的工作日常

书籍是思考的容器,张溥辉目前的设计案有一大半是书籍设计。

Q:设计能力的养成来自于?

张:大一时在松菸看展,找厕所时发现了一个堆满我很感兴趣但没有财力购买书刊的地方,后来才知道那是「设计图书馆」。像发现新世界一般,整个暑假几乎天天泡在那边。也在大学的图书馆发现了《IDEA》这本杂誌。它是一本介绍世界各地平面设计为导向的杂誌,但编辑方式、内容与印刷是专刊规模,对于用纸、装帧、Layout、字体每次都会针对该期主题量身打造,包括立花文穗、服部一成、葛西薰、Karel Martens等自己喜爱的设计师,也都是透过它而初步认识且有所启发。

第一次看到《WERK》杂誌,只觉得这本新加坡杂誌的装帧很疯狂。再深入发现举凡燃烧内页、封面喷漆、涂抹颜料、撕破或折烂封面等,每一期装帧要多夸张就有多夸张,大胆排版也让我癡迷,完全打破了我对设计的概念,没有不能做,只有想不想得到方法解决而已,不要因为现有的工法或是作业程序而侷限自己,翻完之后一度失眠。

一窥平面设计师工作室 被纸本围绕的工作日常

接设计案子赚的钱,目前大部分都花在蒐集书和杂誌上。

无论时代如何演变 不会放弃对杂誌书刊的喜爱

Q:为何选择进入设计这一行?

李君慈(简称李):误打误撞,高中升学选择念职校广告设计科,以为自己要当导演拍片。学校的设计课程并不多,多是水彩、素描和艺术赏析课。后来有一堂课是教电脑,那堂成绩很不错,才知道那叫做商业设计。

大一时,我因为家庭因素休学,去广告公司做了一年,觉得有点不安。我嚮往的设计类型是偏艺术类的,可以让东西变漂亮也可以赚钱,所以就决定出来接案子。

一窥平面设计师工作室 被纸本围绕的工作日常

这里都是君慈喜欢的杂誌,《球体》、《流行通信》⋯⋯。

Q:现在是一个急于抛弃纸本,拥抱数位的时代,为何还想从事纸本设计?

李:长期蒐集老杂誌,我觉得世代的轮替和流行是一再重複的,纸本不会消失,而是走向精緻化,可能变成触摸得到的收藏品,以后纸本设计可能会走向使用更高级的素材或做法来呈现精品的感觉,还是存在很多可能性,并没有绝望。我最大的梦是像日本设计师立花文穗主理的独立杂誌《球体》一样,做一个不定期出版,但很有态度的期刊。

一窥平面设计师工作室 被纸本围绕的工作日常

这是君慈去年的作品,其中诗人郑聪顺独立出版的诗集 《看黑白片中要大笑》大胆地採用了内页对开,依据诗作的氛围调性选用不同的纸质。

一窥平面设计师工作室 被纸本围绕的工作日常

两人第一次合作的总统府常设展主视觉,大获好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