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OTT百家争鸣 2017年决一死战

2020-06-24 341浏览 40评论 31赞
台湾OTT百家争鸣 2017年决一死战

2016年被称为台湾OTT元年,美中台等各家业者如何透过内容创造竞争优势、吸引使用者目光?最终胜利者可能会是谁?

什幺是OTT?

OTT(over-the-top)指服务提供者透过网路向使用者提供内容、服务或应用。台湾OTT业者大致可分为三种:线上影音平台、频道业者、电信业者。

台湾的OTT市场,终于进入战国时代。今年1月,串流影音霸主Netflix挟着全球资源,浩浩蕩蕩直入台湾,连带掀起漫天烽火。先是宏达电董事长王雪红投资的电影发行商CATCHPLAY推出数位影音服务CATCHPLAY On Demand,恰好隔了一周,百度撑腰的爱奇艺台湾站也在默默耕耘近五个月后正式开站。

接下来,KKBOX集团旗下的KKTV、由雅虎奇摩影音服务集结而成的Yahoo TV跟着加入战局。当然,更不能忘了早就卡位的LiTV、酷瞧和CHOCO TV,电信业者如中华电信、台湾大哥大、远传、亚太电信的影音布局,以及民视、三立等卫星频道业者提供的OTT服务。

对于热爱在网路上追剧、看电影的新世代观众来说,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幸福的时刻了。OTT的发展之所以如此蓬勃,绝对不是没有原因。根据研究机构Research and Markets数据,亚太地区的OTT营收将持续成长,估计会从2010年的7.07亿美元攀升到2021年的184亿美元。

此外,全球内容传递网路服务商Akamai委託调研公司TechValidate所做的调查也指出,在目前尚未提供OTT服务的公司中,有半数公司计画会在六个月内推出。

OTT产业看似一片荣景,土洋玩家陆续就位,观众的选择也越来越多,可是,谁才能取得最后胜利?大致来说,OTT的关键要素包括内容、技术和频宽,而最能直接驱动观众的,永远是精彩好看的节目。也因此,从美国、中国到台湾,每一个OTT业者,无不费尽苦心投入资源,集结大量优质内容。

优质自製内容创造差异化

收购版权是取得内容最快的做法。不过,对于有野心的OTT业者来说,产出具有差异化、高品质的影音内容,才是留住使用者的最佳手段。如果实际一点来说,一旦拥有质量强大的自製内容,也就不必受制于水涨船高的版权费用了。

在这方面,Netflix的做法已经相当纯熟。,Netflix第一部原创影集《纸牌屋》(House of Cards)在平台上播出,博得使用者好评。不只叫座,品质也获得肯定。那一年,《纸牌屋》第一季还入围美国艾美奖(EmmyAwards)和金球奖(Golden Globe Awards)多项大奖,女主角罗苹.莱特(Robin Wright)更以此剧成为第一个以网路影集赢得金球奖最佳剧情类剧集女主角的演员。

在今年9月刚落幕的第68届艾美奖中,Netflix总共入围了54个奖项,比去年的34项入围成长59%。数量甚至比美国四大电视台NBC、ABC、CBS和FOX还多,仅次于HBO和FX电视台,排名第三。「Netflix不是因为碰巧运气好,而是因为某些系统性的改变,让他们生产优秀的内容。」卡内基美隆大学教授麦可.史密斯(MichaelSmith)接受《财星》(Fortune)採访时说。

反观台湾OTT业者又是如何呢?若同样以戏剧领域来说,CHOCO TV和KKTV近期的动作最积极。CHOCO TV目前有七成内容来自採购,负责餵饱主流观众的需求,不过在未来一年内,预计会投入约5千万资金拍摄内容,类型包括惊悚、爱情、喜剧和BL。

「简单讲,我今天买得到的东西,别人也买得到。所以採购只是基本盘,但是自製可以让我们拿下一些破局的机会。」CHOCOLABS共同创办人暨执行长刘于逊说。而除了仰赖自製内容点出平台特色,CHOCOTV也不排除将内容再授权,从其他OTT平台或是电视台处获得回收。这样一来,不仅彰显自家内容的品质,也可以补贴到前段的製作费用。

目前,CHOCO TV首部合製剧《我们是欧爸》除了在自家平台上架,同时也在《苹果日报》的「苹果影视集」播出。KKTV总裁、前KKBOX技术长蔡怡仁也有同样想法。「音乐真的就是Library(图书馆)的概念,我们跟同家竞争者,大家都会有95%是一样的。但影视大家都在追求差异化。」因此,除了积极和纬来电视网、南韩SBS电视台以及日本的富士电视台、东京电视台合作,KKTV今年还推出自製剧《重新。没来过》,强调每集长度只有20分钟,锁定通勤族。

台湾OTT百家争鸣 2017年决一死战

六大OTT优势内容比较。

明年是台湾OTT决胜年

到了明年,战局可能会有什幺变化?LiTV执行长钱大卫日前接受媒体专访时便指出,市场整併一定会发生,预估明年上半年就会看到退场潮。「我觉得明年是决胜期。明年大致七成就决定了,剩下三成在2018年可能会有翻盘的机会。」

无独有偶,CHOCOLABS共同创办人暨执行长刘于逊也提出类似看法。「我认为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是很重要的竞争窗口期,最终应该可以留下两到三个主导市场的OTT业者。网路世界是这样的,不存在第三名以后的竞争者。因为当Network effect(网路效应)发生的时候,第三名以后的玩家在市场上是很没有优势的。」

刘于逊预估,戏剧和电影领域将会各留下一个赢家,另外,电信业者因为掌握了用户,因此也有一定胜算。不过他认为,不属于电视台或是内容製作公司的第三方业者最具竞争力。「因为电视台本身有壁垒。我如果是三立(电视台),东森不会把东西给我。」

不过,回归根本,不论是OTT或是电视台业者,最终要面对的还是如何生产好的内容,带动良性竞争。其中,商业模式很关键。「我觉得电视一定要收费制。Netflix或OTT进来,绝对会改变台湾的收视习惯。如果採行订阅制,台湾电视台会倒掉一半。」网路直播政论节目《政问》发起者、客户遍及亚洲各大电视台的JL Design创办人罗申骏指出,电视产业之所以面临困境,最主要是因为不是订阅制,无法直接面对市场。

「你今天花1千多块,可以看到200多台,但200多台都是垃圾,」他语重心长说,「假如今天这个电视台,它播出的节目不好看,我一块钱都不想给。但是如果这个电视台content(内容)是很好的,它要我付120元,我都愿意。我觉得台湾要创造这样的价值观,才是正确的。」内容为王这个老掉牙的道理,在资讯爆炸的时代中,依旧是不变真理。

台湾OTT百家争鸣 2017年决一死战

研究机构Research and Markets预测,亚太地区OTT营收将从2010年的7.07亿美元攀升到2021年的184亿美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