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2020-06-24 285浏览 58评论 27赞

近年来PM2.5和空气污染的问题,一直是民众关心的重大议题。特别是中南部的冬天降雨天数较少时,空污的问题就更让人有感。在众多空汙组成的物质中,因为被认为和肺癌、以及许多全身性的疾病有关,其中最被关注的污染物就是PM2.5了。

关于PM2.5的新闻很多,相关的研究也不少,但却鲜少有特别以「台湾」为主体,去研究并且彙整的资讯。这次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团队有幸在台北市医师公会的邀请下,与台北市政府环保局、台北市医师公会,以及台大公卫学院等单位合作,製作了一份给医疗人员卫教专用的简报,希望能为空汙的防治尽一份心力。

这份简报将除了完整介绍PM2.5是什幺、对人体健康有哪些影响以外,我们更从政策的角度,希望大家一起思考可以透过哪些努力,来从「根本」的源头减少PM2.5,并让大家了解该如何自我保护。希望大家拨出几分钟的时间,一起看看这份资讯,也分享给身边的亲友,一起关心彼此的身体,以及我们共同生活的环境。

PM2.5是什幺?从哪里来?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PM2.5到底是什幺?其实它的名字就说明了一切。PM代表的是悬浮微粒(Particulate Matter)的缩写,2.5则是表示微粒的粒径,单位是微米(µm),因此PM2.5就是粒径小于2.5 µm的悬浮微粒。

但光是这个说明,应该还是很难想像PM2.5到底有多小吧?让我们举一些大家日常生活中会觉得细小的事物来做个对照。海滩的细沙直径约为90 µm,是PM2.5的36倍大,人类头髮的直径约为50-70 µm,是PM2.5的20-28倍大。所以PM2.5是真的非常小的粒子喔!它会对人体影响这幺大,也跟它的粒径有关。如果是大一点的粒子,人体呼吸道的黏膜跟纤毛通常可以阻绝、排除,但这幺小的粒子,你的呼吸系统就真得很难守备了。

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PM2.5并不都是人类产生的,其实自然界本来就会有PM2.5,只是人为的活动让事情变得更複杂了。原生性的PM2.5来源有几种,包含来自自然界的沙尘、火山灰、海盐,以及来自人为活动的工业排放与交通废气排放。

在这边以台北市为例,北市的PM2.5主要来自是「人为活动产生」,仅有5%来自自然界(海盐)。污染程度较高的工业活动,以及相对不环保(相较于大众运输)的交通方式,是台北市PM2.5污染的大宗。

台湾的PM2.5问题,到底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在空气品质不佳PM2.5浓度窜升,全台空汙紫爆的时候,大家常会听到新闻报导说因为东北季风把中国雾霾带来台湾,因此让台湾的空气品质变差了。新闻会这样报,其实也不难猜到原因,通常要全国多数区域都空污严重时,新闻才比较会报导。但如果是全国性同时都空污指数爆表时,这时跟境外汙染源,特别是中国飘来的空汙,通常会有关。

但台湾的PM2.5问题,到底是中国的问题,还是自己的问题呢?答案是「都有」,只是多数的时候,我们还是要怪自己。我们如果把关注从「特定的几天」,拉开到以「整年」的维度来思考时,就会有不同的想法了。

为了分析这个问题,我们再拿台北市来当个例子吧。中国的PM2.5及其他空气污染物质,通常是受到东北季风影响。因此如果台北市要受到境外空汙影响时,首当其冲的,应该是位于万里的空气品质监测站[2]。

但从万里测站2017年的空汙日曆来观察,可以发现整年统计下来,只有14天明显受到中国雾霾的影响,整年度受到境外空汙影响的比例仅有3.8%。所以台湾的空气污染到底要怪谁呢?中国绝对是因素之一,这不可否认,而且这种境外的空汙很让人讨厌,因为根本是别人造的业要我们来担,很不公平啊。但以整年的统计看下来,空气不好的这些日子中,空汙的来源主要是还是台湾自己产生的。只有在特定的条件下,受到中国雾霾的影响才会比较严重,而且受到影响的天数佔比偏低。

要改善中国的空汙,只有中国人自己有办法,这大概很难是台湾人能干涉的。但台湾自己的空汙,还是要靠自己来救,至少要在我们能做的範围内,尽力去加油了。而且根据目前的研究,只要台湾自己产生的空汙能得到控制,虽然还是不时可能受到中国空污的影响,但至少多数的日子都可以过得不错,不必一天到晚出门都得感受「浓郁」的空气。

PM2.5在台湾的现况是什幺,有多严重?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根据台北市环保局提供的资料,在台湾的6个直辖市中,越偏南部的直辖市,年度空气品质不良的「站日数」的比率越高,而且越往南走,PM2.5的「年平均值」也越高[1]。

会造成这样的现象,并不能特别怪罪到南部的乡亲身上,这和台湾在过去数十年的政策方向有关,在蒋经国前总统所主导的十大建设,以及后续的许多经济发展的规划中,台湾的中南部确实承受了比北部更大的污染,而且在当年相对高压的时空背景下,即使觉得不公平,多数的民众也只能接受。

台湾的经济与社会发展至今,我们其实需要更深入地思考,我们的经济发展方向该往什幺方向走?经济和环保可能有冲突,但未必一定会冲突。这其实是个超级大的议题,要综合考量的因素非常多。在这些议题中,自然科学的角色很重要,但人文科学的角色也不应该忽略,在此就先点到为止,留给大家一起思考,我们再把问题拉回空汙议题。

我们的空汙标準够水準吗?还是只是掩耳盗铃?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空汙对人体有害,这已经是明确的事实,目前台湾对PM2.5的年平均值,订定有国家标準,是15 µg/m3。但实际上,只有台北市(PM2.5年平均值15.3µg/m3)比较接近标準,其他五都的PM2.5年平均值,其实都高于国家标準。

但台湾的标準这样定,真的就够了吗?世界卫生组织(WHO)认为当PM2.5年平均值低于10µg/m3时,才不至于对人体健康产生严重的负面的影响,因此即便是最接近国家标準的台北市,还是跟WHO的标準有些距离。

我们也可以反思,台湾在空汙议题上,把国家的标準定得比较宽鬆,这个作法到底好不好呢?如果以这个数字作为阶段性的目标去努力,可能是有意义的。但我们都不该忘记,在科学上我们应该前进的目标,应该至少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标準喔。

PM2.5会对健康产生哪些不良影响?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拜近年来各家媒体积极报导所赐,多数民众都知道暴露PM2.5对人体健康不好。但这些负面的健康影响会发生在人体的哪些部位?会产生什幺疾病?会不会造成死亡?有哪些人是特别容易受到PM2.5伤害的呢?

由于PM2.5的暴露主要是透过呼吸吸入,首当其冲的就是呼吸系统(鼻、咽、喉、气管、支气管、肺)[3]。但进入呼吸系统后,因为PM2.5的粒径非常小,可以进入微血管随血液循环全身,因此理论上只要是血液到得了的地方,PM2.5就都到得了。

在人体内的PM2.5能够在不同器官产生发炎反应,对人体产生系统性的影响,常见受到影响的器官/系统包含:呼吸系统、循环系统(心、血管、血液)、生殖系统、脑、肝脏、肾脏,已经是遍布全身了。这些器官、系统受到PM2.5的影响之后,在不同的族群会导致不同的健康负面影响,甚至是疾病,而且男女老少都躲不掉。

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举例来说,成年人暴露PM2.5可能因悬浮微粒引起的发炎反应导致心血管疾病,也可能增加罹患慢性肾脏病的风险[4、5]。成年女性则可能因为暴露PM2.5,增加罹患卵巢癌死亡的风险[6]。

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PM2.5对年长者产生的影响,同样与引发体内发炎反应有关。发炎反应可能造成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也就是俗称的三高[7]。而发炎反应加上三高,会促使粥状动脉硬化与心血管疾病的发生。

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孕妇在怀孕期间暴露PM2.5,除了可能增加流产风险以外,暴露浓度每增加10µg/m3时,胎儿更可能出现生长迟滞、小于妊娠年龄、低出生体重(<2500g)等问题[8]。

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而低出生体重的孩童在幼年早期(0-9岁)出现气喘症状的机会,也因暴露PM2.5而增加[9]。如果是本身已罹患第一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呼吸道疾病的患者,或是属于老人、孩童、肥胖者都是更容易受到空气污染影响的族群,受到的健康影响,是比一般民众更严重的[10]。

PM2.5和空汙对健康有害,但到底会不会造成死亡?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空汙对身体不好我知道,但至少不会马上死人啦!」但这样的想法,可能太过天真啰。

不要以为空气污染产生的死亡都需要经过长期暴露。回顾历史上着名的空汙事件,例如英国的伦敦烟雾事件与美国的多诺拉烟雾事件,当年在高浓度的污染与特定气候、地形的交互影响下,相关的数据都告诉我们,严重的空气污染是有可能在短时间内造成死亡的[12]。

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另外根据台大公卫学院的研究,PM2.5在台湾国人死亡负担重要危险因子中,排名名列第四[11]。每年约有8600人因暴露PM2.5被夺走性命,其中2/3的人是提早死亡的。暴露PM2.5所造成的主要死因包含:冠状动脉心脏病、中风、肺癌、慢性肺阻塞等等。

关于PM2.5还有其他空气污染物质造成的影响,大家千万不要低估。这个问题是真的不分男女、老幼、族群,全面在影响所有人类的健康。

PM2.5的问题严重又危险,我们到底该怎幺办?

看到这,大家应该都能理解PM2.5的危害了,但我们到底可以怎幺做呢?

多数的人应该会想到如何自保,但我们必须残酷地说:自保的效果还是有限,重点应该是一起努力降低排放。

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如果可以自保的话,专家们当然不会反对。但因为PM2.5真的太难防护了,就算花了大量的心力与资源想办法自我防护,效果还是很有限。惟有降低排放,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

要做到降低排放,有赖政府订定相关的环保政策,以及民众的配合。以台北市政府为例,环保局在今年度的减排政策包含柴油车汰旧换新、建构电动车友善环境、弱势加码补助汰换二行程机车、提升绿运输使用量、餐饮业防污设备标準规範、低污染锅炉以及邻近大型电厂天然气化等[1]。

虽然政府已经有所行动,但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公民,除了配合减排政策之外,我们更要发挥公民的角色,持续监督中央与地方政府的相关决策。也别忘了,台湾是一个民主的国家,但民主绝对不是只有在投票那一天运作,而应该落实在生活的每一天。持续了解相关的议题,关注相关的政策发展,甚至实际参与各种行动,其实都是在为我们共同的未来投票喔。

PM2.5如何自我防护

空汙已经很严重,但是要能做到有效的减排,仍然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与时间。在空气品质从源头改善前,你可以透过以下5大原则来自我保护:

不让PM2.5进家门,交通尖峰时关闭门窗。避免在家製造PM2.5。扬尘、燃烧就会有PM2.5,例如室内燃香就该避免。尽可能排出家中的PM2.5,使用空气清净机与排气扇(但实际可清除的範围有待评估)。外出前查询当地空气品质,并根据查询结果决定活动强度。避免在交通繁忙的道路旁运动,运动时较大的呼吸量反而会让你吸进更多的PM2.5。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如果是在台北上班与生活的朋友,可以点选台北市空气品质监测站,查询即时的空气品质,也能够在行政院环保署的空气品质监测网,看到全国的空气污染状况。专家提出了「一般民众」与「敏感性族群」,在不同程度空气品质下的活动建议。在查询即时空气品质指标后,大家可以根据这张表,来做户外活动程度的规划。

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有些眼尖的朋友可能会发现,五大原则中并不包含「戴口罩」。为什幺会这样呢?如果你是要防颗粒较大的空气污染物,那戴口罩是有帮助的,但如果是要防PM2.5,那其实是有困难的。

疾病管制署指出,市面上常见的口罩包含棉布口罩、活性碳口罩、医疗用口罩与N95丢弃性过滤面罩,其中只有N95面罩可以过滤95%的PM0.3悬浮微粒,可以有效预防PM2.5[13]。但是有戴过N95的人就知道,这个东西是很难久戴的,为了达到一定的气密性,舒适性就被牺牲了。

不过别以为口罩完全没有意义喔,空气品质不佳时,仍可配戴口罩。像是棉布口罩与医疗用口罩,仍可对于较大的悬浮微粒(例如PM10)进行过滤,对于一些可能导致过敏的物质,还是多少有帮助。

台湾人,一起为我们呼吸的空气做些努力吧台湾PM2.5三大面向:空汙现况多严重?要怪中国还是怪自己?

「阳光、空气、水」是生命的三要素,没有人是不需要呼吸的,因此空气品质与我们每个人的健康息息相关。

其实不需要等到政策要求,我们日常生活中就能对PM2.5减排做出贡献,像是节约用电、多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等,就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的。有开车的朋友如果透过定期保养确保引擎燃油效率,避免汽车怠速时引擎空转,都能够让PM2.5的排放变得更少(当然能够少开车会更好)。

在国内也有不少倡议团体,持续在呼吁民众正视空汙议题,并要求政府推动更积极的污染防治。可以的话,也希望大家一起主动关心这些团体,让更多人一起把关空气品质。

台湾是我们的国家,是2000多万台湾人、众多的海外游子,还有世世代代的台湾人们终将死生与共的地方。在这座美丽的岛屿,所有的自私,特别是在环保上的自私,终究都会伤害到你的同胞、你的亲友,还有你自己。别再等待了,从今天起,就开始行动吧。也请协助把这些资讯,分享给身边的所有朋友,让我们一起用实际的行动保护台湾。

参考资料:

    台北市政府环境保护局台大公卫学院Oberdorster, G., Oberdorster, E., & Oberdorster, J. (2005). Nanotoxicology: an emerging discipline evolving from studies of ultrafine particles.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113(7), 823-839.Chuang, K. J., Chan, C. C., Su, T. C., Lee, C. T., & Tang, C. S. (2007). The effect of urban air pollution on inflammation, oxidative stress, coagulation, and autonomic dysfunction in young adults. American journal of respiratory and critical care medicine, 176(4), 370-376.Yang, Y. R., Chen, Y. M., Chen, S. Y., & Chan, C. C. (2016). Associations between long-term particulate matter exposure and adult renal function in the Taipei metropolis.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125(4), 602-607.Hung, L. J., Chan, T. F., Wu, C. H., Chiu, H. F., & Yang, C. Y. (2012). Traffic air pollution and risk of death from ovarian cancer in Taiwan: fine particulate matter (PM2. 5) as a proxy marker. Journal of Toxicology and Environmental Health, Part A, 75(3), 174-182.Chuang, K. J., Yan, Y. H., Chiu, S. Y., & Cheng, T. J. (2010). Long-term air pollution exposure and risk factors for cardiovascular diseases among the elderly in Taiwan. Occupational and environmental medicine, oem-2009.Stieb, D. M., Chen, L., Beckerman, B. S., Jerrett, M., Crouse, D. L., Omariba, D. W., . . . Dugandzic, R. M. (2016). Associations of Pregnancy Outcomes andPM2.5in a National Canadian Study.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124(2), 243-249. doi:10.1289/ehp.1408995Khalili, R., Bartell, S. M., Hu, X., Liu, Y., Chang, H. H., Belanoff, C., … & Vieira, V. M. (2018). Early-life exposure to PM 2.5 and risk of acute asthma clinical encounters among children in Massachusetts: a case-crossover analysis. Environmental Health, 17(1), 20.Yan, Y. H., Chou, C. C. K., Wang, J. S., Tung, C. L., Li, Y. R., Lo, K., & Cheng, T. J. (2014). Subchronic effects of inhaled ambient particulate matter on glucose homeostasis and target organ damage in a type 1 diabetic rat model. Toxicology and applied pharmacology, 281(2), 211-220.Lo, W. C., Shie, R. H., Chan, C. C., & Lin, H. H. (2017). Burden of disease attributable to ambient fine particulate matter exposure in Taiwan. Journal of the Formosan Medical Association, 116(1), 32-40.Bell, M. L., & Davis, D. L. (2001). Reassessment of the lethal London fog of 1952: novel indicators of acute and chronic consequences of acute exposure to air pollution.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109(Suppl 3), 389.疾病管制署(2013) 防疫速讯-H1N1新流感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致医界通函第025号
上一篇: 下一篇: